您现在的位置: 老拨云堂首页拨云家园 → 家园活动 → 糖果?毒药?
家园活动
糖果?毒药?
来源:转载 作者:Administrator 点击:1399次 日期:2012-02-06

    根据联合国的说法,现今,非传染性疾病给全球造成的健康负担要比传染性疾病更重。在美国,75%的医疗经费流入了治疗此类疾病和由此引发的残障上。

在《自然》杂志2月2号刊中,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罗伯特·鲁斯蒂(Robert Lustig)、劳拉·施密特(Laura Schmidt)和克莱儿·布琳迪(Claire Brindis)发布 报告 表示,食糖被滥用的潜在可能性,外加上它的毒性和西方饮食中食糖的普遍性,使得它成为这场世界健康危机中的主犯。

他们认为,食糖可远不止是能够使人肥胖的“无营养食品”。消费量达到了大多数美国人的这个水平时,食糖就可以改变新陈代谢、使血压上升、并对肝脏产生严重的损害—这是食糖对人们的伤害中最不为人知的一项。研究人员在评论中指出,酒精是糖的蒸馏产物,而食糖摄入过多造成的影响可以与喝太多酒的健康危害相比。

在过去的50年里,糖分的消费已经翻了三番,这也被人们认为是肥胖症流行的主要原因。但是研究人员认为,肥胖症可能仅仅是由过多糖分摄入导致的毒性影响的一个标记。这就可以解释,为什么40%的代谢症候群(引发糖尿病、心脏病和癌症的关键新陈代谢变化)人群临床上并不是肥胖者。

鲁斯蒂认为,只要公众还认为食糖只不过是无营养卡路里,我们就没有机会改变上述现状。正如脂肪、氨基酸和碳水化合物有好坏之分,卡路里也有好坏之分,而食糖的毒性则远超过它提供给我们的卡路里。

限制食糖消耗的挑战,可不止是教育人们食糖有潜在毒性那么简单。我们需要承认,食糖还存在着文化和庆贺方面的影响,改变这些模式是非常复杂的。根据布琳迪的看法,有效的干预不能仅仅指望个人的改变,与烟酒类似,社会环境范围内的解决方案能够提高解决食糖问题的可能性。论文作者提到,若想要转变高食糖消费,全社会就必须更好的了解到关食糖的新兴科学。而我们在实践和从科学所获得的知识上,存在着巨大的代沟。

许多用于降低烟酒消费的干预方式都可以作为解决食糖问题的模版,比如征收特别消费税、控制获取途径、严把在学校和公共场所的自动贩卖机,以及控制小吃店销售高糖量产品的证件许可等。

打印
点击关闭
上一篇: 经典励志故事
下一篇: 医药B2C一触即发